国际观察:反种族歧视抗议背后暴露美国社会顽疾难解

日前,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调查发现,80%的美国人认为国家已经失控。因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歧视抗议,深刻暴露了美国社会的种种问题。

“停止给警察拨款”背后的资金分配不公

停止给警察拨款(DEFUND THE POLICE),当地时间6月6日,华盛顿16大道上,抗议者用鲜艳的油漆在马路上涂写了这几个大字。随着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进入第12天,这一呼声高涨。

6月6日,人们在美国华盛顿国会附近游行。美国首都迎来了十几天来参与人数最多的游行活动。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随后,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的9名议员承诺启动撤除资助并“解散”警察局的程序,重建一种新的公共安全模式。纽约市长也宣布,要将给警察局的资金转拨给社会服务领域。尽管“解散警局”的“妙招”招致多方质疑,但“DEFUND THE POLICE”背后,除了美国警察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歧视,也埋藏着深层次的资金使用问题。

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的9名议员承诺启动撤除资助并“解散”警察局的程序。网络截图

《大西洋月刊》6月5日发表文章指出了美国资金使用的一个怪现状:美国对于监狱、枪支、战斗机、装甲车、拘留所、法庭、无人机和巡逻队——也就是法律和秩序的预算承诺极其巨大;同时,美国对于食物提供、救助青少年父母、帮助无家可归者、工薪家庭育儿、安全住房等的预算承诺也极其巨大。但事实是,钱都花在了前者身上,后者却“饥肠辘辘”。

《大西洋月刊》刊文指责美国政府资金分配不均。网络截图

但是这令美国更安全了吗?并没有。美国谋杀犯罪率仍然高于OECD国家平均水平,是加拿大的4倍。通过人口规模计算,强奸犯罪率是丹麦的4倍,抢劫犯罪率是波兰的2倍。枪支暴力泛滥,枪支犯罪造成的儿童死伤被认为是重大公共健康危机。美国来自警察的犯罪非常多。《卫报》一项调查表明,在英格兰和威尔士,24年中警察杀死了55人,而在2015年的头24天,美国警察杀人的数目就超过了这个数字。

安全网薄弱,安保费用昂贵:这就是美国的模式。在所有层面的政府中,美国花在警察监狱和法庭上的钱大约是花在食品、福利和收入补贴上的2倍。在联邦层面,美国花在五角大楼的钱是救助项目上的2倍。花在国防上的钱是教育上的8倍。纳税人每年花在每个囚犯身上的钱是31286美元,花在每个中小学生身上的钱是12201美元。

美国各界呼吁,国家急需重新思考整个司法系统的资金比例,提升警民互信,降低犯罪率。

疫情带来的失业问题短期难以恢复

美联社报道:更多失业者失去了再就业的希望。网络截图

5月,美国政府公布的报告称就业增加了250万,失业率从14.7%下降到了13.3%。但是残酷的现实是,5月的复工潮不会一直如此延续。根据芝加哥大学贝克尔-弗里德曼经济研究所的一项研究结果,美国42%由疫情引起的失业可能成为永久性失业。

美联社采访报道了多名受疫情影响的企业主和员工。其中,道恩·艾伯特位于丹佛的一家组织企业活动的小型公司很早就受到疫情冲击。她的公司客户取消了野餐、晚宴和活动。到3月,她的15名员工除了留下1人,其余都无薪休假了。

艾伯特的公司已经开了19年,每周有20个活动,她给员工涨了工资,买了医保。她本以为几周后,员工就可以回来上班。但越来越明显的是,她的公司要花费更长时间才能恢复。尽管企业复工了,但她的客户近期不会举行大型聚会了。“希望越来越渺茫,直觉告诉我,到2020年底,我的员工只能有2至5名。”

美国现在仍有2000万失业人员。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尼古拉斯·布鲁姆说:“就业前景很糟糕,我认为未来5到10年美国的劳动力市场都无法回到完全就业的阶段。”

由于被迫居家,大量美国人停职停薪,并有许多人抱怨长期领不到政府承诺的救济金。失业率高企的背后,是每一个美国人和每一个家庭。长达数月的疫情积聚了大量的困难和“负能量”,很多美国人借弗洛伊德事件宣泄不满情绪。

种族歧视引起多国对人权问题的思考

过去的周末,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多地民众到美国驻该国使馆附近或市中心广场游行抗议。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市,民众推倒了曾进行奴隶贸易的柯尔斯顿的雕像。

“我无法呼吸”,弗洛伊德的话为何在全世界引发回响?因为这是每个人都容易感同身受、很好理解的事情,今天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而它发生在美国黑人身上,早已不止一次。“种族歧视”是在美国流传了400年的“病毒”。

被压在警察膝盖下的弗洛伊德发出“我无法呼吸”的痛苦呻吟。视频截图

同样的话,非裔美国人埃里克·加纳2014年被警察锁喉窒息前也喊过。回顾数十年来美国发生的抗议事件,无论是1962年的密西西比、1967年的底特律,还是2014年弗格森事件,大都与黑人惨死警察之手有关。而且,多数情况下涉案警察都以轻罪甚至无罪过关。

“此前,我们也曾经见过种族主义,但都太模糊了。”《卫报》日前发表文章指出,一句“我无法呼吸”表达的,不仅是被夺走了自由、人权或者尊严,它表达的是:你正在夺走我呼吸的权利。这句话说出来的是人性价值的毁灭。当弗洛伊德说出“我不能呼吸”,而警察还是死死压住了他的喉咙,这个瞬间等于宣布:人命在这个国家不值钱。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指出,由于抗议活动和特朗普政府的应对方式,美国外交官正在为“人权”“民主”“法治”这些问题伤透脑筋。事实上,美国的这些阴暗面不用任何国家“帮忙”宣传。美国警察如何跪杀黑人,有视频记录,全世界人民有目共睹,不然各国为何上街抗议?特朗普如何叫嚣出动军队,是他个人发表在推特上,大写加粗的事实,全球人民有目共睹。相比为了挽回一点“面子”跳脚,美国最好的选择是直面国内的种种问题。

(责编:燕勐、杨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aLkLy.com.cn